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收藏本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约翰·威廉·鲍威尔: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的渊源

发布时间:2021-09-09 16:36   来源:www.yanjienews.com    作者:新闻网 栏目:解读

【文/ 约翰·威廉·鲍威尔,译/ 观察者网 马力】

原文导语:请不要错过这篇文章。无论我们从事什么样的专业工作,无论我们个人兴趣爱好如何,约翰·威廉·鲍威尔(John W. Powell)这篇文章所触及的问题对我们来说都具有重要价值。如果说本刊《批判性亚洲研究》(Critical Asian Studies)这个名字真地具有某种含义的话,那就是我们每个人都应承担起责任,打破我们在职业领域内某些危险话题上习惯性的、罪恶的沉默。鲍威尔通过写作这篇文章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他揭示美国之所以决定在二战结束之后掩盖日本的战争罪行,是因为这样做有利于美国在“加强细菌战能力”等军事领域的保密工作。

很显然,美国决策者意识到,对石井四郎(Shiro Ishii,日本“731部队”的创建者和日本生物武器项目的领导者,他在战后成功地避免了遭到任何战争罪行指控,作为交换,他把日本生物武器相关科学数据转交给了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研究机构——观察者网注)和他的“731部队”的人体实验和细菌战行为表现出强烈兴趣是不合适的。若如此,美国政府将无法向美国公众和世界舆论作出解释。虽然美国政府对日本细菌战的行为进行了掩盖,但是“净水部队”(water-purification unit)一词如今已经同“战略村庄”(strategic hamlet)和“自由开火区域”(free-fire zone)一样,成了帝国主义势力消除他们所制造的恐惧感的一种手段。

通过与“净水部队”有关的一些工作,就像已经拥有的化学武器和核武器一样,美国政府让生物武器也进入了自己那令人恐惧的武器库。鉴于美国在亚洲的战争记录,我们很难不重视鲍威尔在文中提出的问题。在面对民众的反对意见时,美国政府已经令人震惊地表达了使用上述武器的意愿,对日本城市投掷原子弹时如此,对越南广大地区使用化学武器时也是如此。我们不难想象,美国很可能已经使用过生物武器(一些人已经就此对美国进行了指责)。我们必须对事实真相予以揭露,并阻止这样的事情在未来的战场上再次发生。

(本文发表于美国学术期刊《批判性亚洲研究》1980年第四期,此文2019年7月5日由Taylor & Francis出版集团发表于互联网)

在讲述二战的各种历史资料里,日本对中国和苏联使用生物武器是很容易被忽视的一页。多年以来,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成功地封禁了对这段历史的讨论。日本政府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发动的细菌战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可能导致大范围疫病的流行,危及无数人的生命安全。美国政府为何也要参与进来,非法地掩盖日本战争罪行的证据呢?如今公开资料显示,华盛顿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他们想确保美国能够独自占有某种“极具价值”的军事资料。

华盛顿从未如此不加掩饰地执行双重标准。作为敌人手中一种具有潜在威力的武器,生物武器在进入美国的武器库之后能够成为一种可被接受的、有价值的军事工具。我们的一些军方领导人在对生物武器进行描述时甚至变得情绪激昂起来。在他们口中,生物武器是符合“人道主义”的,因为这种武器提供了取得胜利的捷径,它可以拯救生命,尤其是可以拯救美国人的生命。此外,与那些传统武器相比,生物武器成本低廉,而且还不会对物质财产造成破坏。

如今我们回首往事,就不难明白为何这段历史多年以来一直被尘封了。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关于这段历史,偶尔会有一些零散的碎片浮出水面,不过每一次都会遭到美国官方的否认,而且通常都伴随着看起来颇为权威的驳斥。

在朝鲜战争期间,中国人曾指责美国使用了日本早期生物武器的升级版本。美国不仅否认了中国人的指控,而且还声称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日本曾使用过生物武器。1952年11月的美国《空军》(Air Force)杂志上刊登了约翰·J·德里斯科尔(John J. Driscoll)上校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体现了当时很典型的美国立场:事情最初源于苏联西伯利亚地区哈巴罗夫斯克军事法庭1949年12月对12名前日本军人的指控,那些日本人受到指控是因为他们曾在二战期间“制备和使用过生物武器”。其实,早在1946年8月,日本生物武器实验项目就已经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排除在审理工作之外”,而苏联人当时也是那个法庭的成员。可是即便如此,在北朝鲜对南朝鲜进行6个月的入侵之后,那些赤色分子如今又旧事重提了。

石井四郎/资料图

  • TAG:新闻头条,最新新闻,新闻资讯,热点新闻,眼界新闻网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yanjienews.com/jiedu/2021090918604.html
  • 上一篇:舒伦伯格:北约在阿富汗兴都库什山失败后,冷战才结束-迈克尔·冯·德·舒伦伯格
    下一篇:晨枫:注定失败,印度为何仍热心插手阿富汗?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